• <em id="ecz8k"><ol id="ecz8k"></ol></em>

    <div id="ecz8k"></div>

    经典文学作品赏读:鲁迅《风筝》等三篇

     来源:沪江网校    要点:课外阅读  
    编辑点评: 阅读是语文学习的基础,所以,孩子的阅读就成了头等大事。然而,所谓名著如天?#29616;?#26143;辰,不计其数,到底读什么确实是个问题。更何况,如今的孩?#29992;牽?#24537;得很,想抽出时间来读大部头的东西,简直是痴人?#24471;危?#22825;方夜谭。于是沪江网校徐子老师决定,每周精选几篇名家的经典文章,发在这里——一方面扩大孩?#29992;?#30340;阅读量,另一方面,让孩?#29992;?#37117;所谓经典的作品有个大概的了解。如果能给孩?#29992;?#24102;来帮助,徐子则会感到莫大的欣慰!

    沪江网校徐老师



    本周所选的,是鲁迅先生的《?#23433;蕁?#20013;的三篇短文。

    《?#23433;蕁?#26159;鲁迅先生的散文诗集,虽然相?#20154;?#30340;小?#23548;?#21584;喊》、《彷徨》和《故事新编》来说似乎名气没有那么大,相?#20154;?#30340;杂文来说战斗性没有那么强,但其中的一些文章,还是极好的。




    秋夜

      在我的后园,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,一株是枣树,还有一株也是枣树。

      这上面的夜的天空,奇怪而高,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的奇怪而高的天空。他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,使人们仰面不再看见。然而现在却非常之蓝,闪闪地着几十个星星的眼,冷眼。他的口角上现出微笑,似乎自以为大有深意,而将繁霜洒在我的园里的野花草上。

      我不知道那些花草真叫什么名字,人们叫他们什么名字。我记得有一种开过极细小的粉红花,现在还开着,但是更极细小了,她在冷的夜气中,瑟缩地做梦,梦见春的到来,梦见秋的到来,梦见瘦的诗人将眼泪擦在她最末的花瓣?#24076;?#21578;诉她秋虽然来,冬虽然来,而此后接着还是春,胡蝶乱飞,蜜蜂都唱起春词来了。她于是一笑,虽然颜色冻得红?#20063;?#22320;,仍然瑟缩着。

      枣树,他们简直落尽了叶子。先前,还有一两个孩子来打他们别人打剩的枣子,现在是一个也不剩了,连叶子也落尽了,他知道小粉红花的梦,秋后要有春;他也知道落叶的梦,春后还是秋。他简直落尽叶子,单剩干子,然而脱了当初满树是果实和叶子时候的弧形,?#39134;?#24471;很舒服。但是,有几枝还?#33073;?#30528;,护定他从打枣的竿梢所得的皮伤,而最直最长的几枝,却已默默地铁似的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,使天空闪闪地鬼眼;直刺着天空中圆满的月亮,使月亮窘得发白。

      鬼眼的天空越加非常之蓝,不安了,仿佛想离去人间,避开枣树,只将月亮剩下。然而月亮也暗暗地躲到东边去了。而一无所有的干子,却仍然默默地铁似的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,一意要制他的死命,不管他各式各样地着许多蛊惑的眼睛。

      哇的一声,夜游的恶鸟飞过了。

      我忽而听到夜半的笑声,吃吃地,似乎不愿意惊动睡着的人,然而四围的空气都应和着笑。夜半,没有别的人,我即刻听出这声音就在我嘴里,我也即刻被这笑声所驱逐,回进自己的房。灯火的带子也即刻被我旋高了。

      后窗的玻璃上丁丁地响,还有许多小飞虫乱撞。不多久,几个进来了,许是从窗纸的破孔进来的。他们一进来,又在玻璃的灯罩上撞得丁丁地响。一个?#30001;?#38754;?#27493;?#21435;了,他于是遇到火,而且我以为这火是真的。两三个却休息在灯的纸罩上喘气。那罩是昨晚新换的罩,雪白的纸,折出波浪纹的叠痕,一角还画出一枝猩红色的栀子。

      猩红的栀子开花时,枣树又要做小粉红花的梦,青葱地弯成弧形了……。我又听到夜半的笑声;我赶紧砍断我的心绪,看那老在?#23383;?#32617;上的小青虫,头大尾小,向日葵子似的,只有半粒小麦那么大,遍身的颜色?#28304;?#24471;可爱,可怜。我打一个呵欠,点起一支纸烟,喷出烟来,对着灯默默地敬奠这些?#28304;?#31934;致的英雄们。

    一九二四年九月十五日


    【鲁迅在?#26412;?#30340;住处。】



    风筝

      ?#26412;?#30340;冬季,地上还有积雪,灰黑色的秃树枝丫叉于晴朗的天空中,而远处有一二风筝浮动,在我是一种惊异和悲哀。

      故乡的风筝时节,是春二月,倘听到?#25104;?#30340;风轮声,仰头便能看见一个淡墨色的蟹风筝或嫩蓝色的蜈蚣风筝。还有寂寞的瓦片风筝,没有风轮,又放得很低,伶仃地显出憔?#37096;闪?#27169;样。但此时地上的杨柳已经发芽,早的山桃也多吐蕾,和孩?#29992;?#30340;天上的点?#21512;?#29031;应,打成一片春日的温和。我现在在那里呢?四面都还是严冬的肃杀,而久经诀别的故乡的久经逝去的春天,却就在这天空中荡漾了。

      但我是向来不爱放风筝的,不但不爱,并且嫌恶他,因为我以为这是没出息孩子所做的玩艺。和我相反的是我的小兄弟,他那时大概十岁内外罢,多病,瘦得不堪,然而最?#19981;?#39118;筝,自己买不起,我又不许放,他只得张着小嘴,呆看着空中出神,有时至于小半日。远处的蟹风筝突然落下来了,他惊呼;两个瓦片风筝的缠绕解开了,他高兴得跳?#23613;?#20182;的这些,在我看来都是笑柄,可鄙的。

      有一天,我忽然想起,似乎多日不很看见他了,但记得曾见他在后园拾枯竹。?#19968;?#28982;大悟似的,便跑向少有人去的一间堆积杂物的小屋去,推开门,果然就在尘封的什物堆中发见了他。他向着大方?#21097;?#22352;在小凳?#24076;?#20415;很惊惶地站了起来,失了色瑟缩着。大方?#36893;?#38752;着一个胡蝶风筝的竹骨,还没有糊?#29616;劍?#20979;上是一对做眼睛用的小风轮,正用红纸条装饰着,将要完工了。?#20197;?#30772;获秘密的满足中,又很愤怒他的瞒了我的眼睛,这样苦心?#20081;?#22320;来?#24213;?#27809;出息孩子的玩艺。我即刻伸手折断了胡蝶的一支翅骨,又将风?#31181;?#22312;地下,踏扁了。论长幼,论力气,他是都敌不过我的,我当然得到完全的胜利,于是傲然走出,留他绝望地站在小屋里。后来他怎样,我不知道,也没有留心。

      然而我的?#22836;?#32456;于轮到了,在我们离别得很久之后,我已经是中年。我不幸偶而看了一本外国的讲论儿童的书,才知道游戏是儿童最正当的行为,玩具是儿童的天使。于是二十年来毫不忆及的幼小时候对于精神的虐杀的这一幕,忽地在眼前展开,而我的心也仿佛同时变了铅块,很重很重的堕下去了。

      但心又不竟堕下去而至于断绝,他只是很重很重地堕着,堕着。

      我也知道补过的方法的:送他风筝,赞成他放,劝他放,我和他一同放。我们嚷着,跑着,笑着。——然而他其时已经和我一样,早已有了胡子了。

      我也知道还有一个补过的方法的:去讨他的宽恕,等他说,“我可是毫不怪你呵。”那么,我的心一定就轻松了,这确是一个可行的方法。有一回,我们会面的时候,是?#25104;隙家烟?#21051;了许多“生”的?#37327;?#30340;条纹,而我的心很沉重。我们渐渐谈起儿时的旧事来,我便叙述到这一节,自说少年时代的胡涂。“我可是毫不怪你呵。”我想,他要说了,我即刻便受了宽恕,我的心从此?#37096;?#26494;了罢。

      “有过这样的事么?”他惊异地笑着说,就像旁听着别人的故事一样。他什么也不记得了。

      全然忘却,毫无怨恨,又有什么宽恕之可?#38405;兀课?#24616;的恕,说谎罢了。

      ?#19968;?#33021;希求什么呢?#35838;?#30340;心只得沉重着。

      现在,故乡的春天又在这异地的空中了,既给我久经逝去的儿时的回忆,而一并也带着无可把握的悲哀。我倒不如躲到肃杀的严冬中去罢,——但是,四面又明明是严冬,正给我非常的寒威和冷气。

      一九二五年一月二十四日



    狗的驳诘

      我梦见自己在隘巷中行走,衣履破碎,像乞?#30196;摺?#19968;条狗在背后叫起来了。

      ?#37326;?#24930;地回顾,叱咤说:“呔!住口!你这?#35780;?#30340;?#32602;?rdquo;

      “嘻嘻!”他笑了,还接着说,“不敢,愧不如人呢。”“什么!?”我气愤了,觉得这是一个极端的侮辱。“我惭愧?#20309;?#32456;于还不知道分别铜和银?#29627;病常?#36824;不知道分别布和绸;还不知道分别官和民;还不知道分别主?#22242;?#36824;不知道……”

      我?#24188;?#20102;。

      “且慢!我们再谈谈……”他在后面大声挽留。

      我一?#30701;幼擼?#23613;力地走,直到逃出梦?#24120;?#36538;在自己的床上。

      一九二五年四月二十三日



    沪江网校徐子曰:

    作家王朔在他的《我看鲁迅》这篇文章的一开头就说:“第一次听说鲁迅这名字是一谜语:山东消息--打一人名,忘了发表在哪儿,反正是一印刷纸,一大堆谜语,让小孩猜。大?#21450;?#20061;岁的时候,我们院一爱?#35789;?#30340;孩子跟我们一帮人吹:有一鲁迅,太牛逼了。他眉飞色舞地说:丫行于一条黑巷,一群狗冲?#31384;校?#20011;说:呸!你这?#35780;?#30340;狗。我和一干听众大笑,当时我刚被304医院一只三条腿的狗追过,吓得不轻,这句话对我的心理大有抚慰。有那么几周,我们上下学,谁走在后面,前面的人就会回头笑骂:呸!你这?#35780;?#30340;狗。”用的就是《狗的驳诘》这篇文章,这篇文章仔细想想,还是很有深意的,不知道你怎么看?可以留言咱们来讨论一下啊!

    最新2019课外阅读信息由沪江中学学科网提供。

   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,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。

    错误的描述:

    修改的建议:
    贵州快三派奖
  • <em id="ecz8k"><ol id="ecz8k"></ol></em>

    <div id="ecz8k"></div>

  • <em id="ecz8k"><ol id="ecz8k"></ol></em>

    <div id="ecz8k"></div>